玺欢呀

把易烊千玺写给自己的少女心。

瞎写。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哈哈哈哈撅嘴的烊烊和这个框框我觉得非常配了!
“不许动我媳妇儿的手机!我超凶的!”
啊啊啊啊啊!今天也是少女心满满的一天!

【千我】再拾年






瞎写

标题灵感来自盗笔一首歌《再拾年》,梗灵感来自《熟悉的味道》千玺妈妈说的“我人生中收到的第一束花,被他(易烊千玺)转手就送给了别人。”






【楔子】


“姐姐,这朵花送给你。”


和我差不多高的男孩子手里拿着一朵玫瑰花,把它递到了我的面前。


“送给我?”


“嗯。”


他又把拿着玫瑰花的手往我这儿伸了伸。


“姐姐,花。”


我看着那一朵玫瑰,是鲜艳的红色,迷人的让我移不开视线。


“谢谢你。”


我接过那朵玫瑰,没有低头去闻,香味就已经萦绕在我的鼻间。


“姐姐,你真好看。”


“谢谢。”


男孩儿的妈妈喊了他的名字一声,好像是要让他回家。他转头回应后又看向我。


“姐姐,十年之后,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十年后……为什么是十年后?”


“姐姐你把手张开。”


我张开右手手指,男孩儿就握上了我的手,十指紧扣。


“因为……十很完整啊。姐姐,好不好?”


“……好。”









【一】




我上初中那会儿是我颜值最低期,小学毕业以后我生了一场病,吃的药的副作用导致我变得异常肥胖。


那时我一米五,一百五十斤。


可以说整个世界对胖子都是非常不友好的,就比如那些身材正常,但是人却不怎么样的同学就会当着我的面指着我的鼻子来上那么几句“死肥猪。”


其实也不仅仅是在学校,坐电梯超重会被无情地推出去也不过是家常便饭。就算没有被推出去,也会被人用诡异的目光上下打量。


人们总是对他们觉得不美好的东西挑三拣四。


我考试考的好吧,他们就说我是作弊,是抄的。我考的不好吧,他们又要说我长得这么胖还不认真学习。


就算和喜欢的人告白,他也一定是一脸嫌弃的说“你做梦啊,死胖子。”


我爸妈每次看到我都会感叹以前我小的时候是多么多么的可爱,多么多么的好看,就连同厂阿姨的儿子都要拿一朵他爸爸送给他妈妈的花来送给我。


只是我完全不记得有这一回事。


长期的比较,长期的恶意中伤都像刀子一样一点一点地切割掉我的理智和心理防线。终于,我陷入了极度绝望之中,我的理智在我不知道第几次被同学辱骂后崩溃了。


我趁着晚上没有人,偷偷翻墙进了学校,因为体型的原因原本应该无伤落地的我小腿被围栏最顶上的尖刺给划出了一道口子。


我一瘸一拐地拖着沉重的身躯往教学楼走,没有想着要去止血,我甚至还闪过“如果流了很多血我是不是就能瘦一点了”的想法。


胖子上楼做功多这话也不是白来的,我只爬了三层就已经累的像头牛一样,我扶着墙慢慢的坐在楼梯上,看着黑色的楼梯,不觉得恐慌,心里满是安心。


我自嘲地笑了笑,到底自己还是个懦夫,最终还是选择了死亡。


我闭上眼睛想休息一会儿再爬的时候,一束光射进了我的眼睛。


当时我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保安!”,我吓得一下子弹了起来,拔腿就想要跑。


可惜,我小腿的伤不允许我逃跑,它轻轻使坏,我就跌倒在地。


“呜……”


“你没事吧?”


强光从我的眼睛那里移走,往下就照到了我小腿那儿被尖刺划出的口子。


“你受伤了!”光线在说完这句话后一下子就朝我靠近,等他走进了之后我才发现他原来并不是保安。


他看了一会儿我的伤口,把手电筒交到我的手里,转身蹲下。


“你快上来吧,我背你下去。”


我看了看他瘦小的背影,又看了看他露出的小腿。呵,不过是我的手臂粗细,还想背我?痴人说梦。


“不用了。”


他站起身转向我,把手伸了出来,我无视了他,自己狼狈的站起身。


“这么晚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忘了书在教室想要过来拿。”


“哦。”


“那你呢,你来这里干什么?”


“……”


我一时间找不出什么借口,只好转移话题,


“你几年级的?”


“初一。”


“哦,那我是你学姐,我初二。”


“学姐,你不让我背你,那我扶你下楼吧。”


“不用了,我想去天台。”


“天台?去那里做什么?”


“赏月。”


“……那我扶你去吧。”


“……”我被他的纠缠不休搞得心情有些烦躁,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我却答应了他,“好。”


他向我伸出手,我也伸出了右手,在他手电筒的灯光下,我清楚的看到我的手指要比男孩儿的手指整整粗了一倍。


自我厌恶感油然而生。


我立刻就缩回了手,男孩儿的手就那样尴尬的悬在空中。


他戳了戳自己的脸颊,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他抖了抖袖子,挽起的袖子就落下来遮住了他的手,然后他又把手向我伸了过来。


“学姐,你是不是嫌我的手脏啊。”


“不是。”我是嫌弃我自己。


我纠结了一会儿,见他没有放弃的意思,只好伸出右手把手放到他的手上。


当我的手快碰到他的时候,我借着手电筒微弱的光线看到了他眼睛里的惊讶。


在惊讶些什么,我手指的粗细吗。


“学姐……”


“我知道我手指很粗。”


他有些惊慌,我甚至感觉到他隔着衣服抓着我的手加大了力气。


“不是的!”他用力的摇头,用实际行动证明着他确实不是这么想的。


“算了,扶我去天台吧。”



我被他搀扶着到了天台,月光很柔和却足够亮,我关掉手电筒还给了他。他看着我的手,眼底仍然有着惊讶和疑惑。


“学姐,你能把手给我看看吗。”


“干什么。”我警惕地把手背到背后,“你要是想嘲讽我的话不必看了。”


“不是的!我就是想看看……”


“看看有多粗吗。”


“不是的!学姐,我只是觉得你的手很像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的手。”


“你搭讪也找错人了吧。”


我刚想走,就被他一把拉住,很奇怪,明明看起来是那么瘦小的他居然能把犹如一座大山的我拉住。


他抓过我的右手借着月光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


“学姐,你记不记得十年前的五月六日你在哪儿?”


“十年前?那么久的事情了,不记得。”


“那学姐,你妈妈十年前在xxxx工厂工作吗?”


我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月光折射的原因,我看到他的眼睛明显亮了很多。


“姐姐!是我!你还记得我吗!”


我闭上眼睛回忆,可是记忆却停留在小学,小学之前的事情,我一点儿也记不清了。我只记得我非常喜欢玫瑰花的味道,却不知道原因。


“不记得。”


“学姐,你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他说完马上就跑向楼梯口,留我一个人在天台上,我看着他的背影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到了寂寞。


选择来学校自尽显然是个错误的选择。


天台的周围被铁丝网围住,铁丝网中间的缝隙,铁丝网的承重量,铁丝网的坚固,无疑,是我没有办法去钻过,去攀爬又或者去撞倒的。


男孩儿没有让我等很久,他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已经是满头大汗。


他的手里多了一朵花,不是玫瑰,是月季。


他伸手把它递到了我的面前。


“送给我?”


“嗯。”


他又把拿着月季花的手往我这儿伸了伸。


“姐姐,花。”


月光下的月季,是镀了银白的红色,迷人的让我移不开视线。


“谢谢你。”


我接过那朵月季,没有低头去闻,香味就随着晚风吹进我的鼻腔。


“姐姐,你真好看。”





“你在胡说些什么。”


男孩儿的没有理我,他自顾自地说着。


“姐姐,十年之后,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十年……后……?”


我的脑袋有些疼痛。


“姐姐你把手张开。”


“为什么……”


他的手握上我的手,十指相扣。


“因为……十很完整啊。姐姐,好不好?”


“你……”


我皱着眉,眼前男孩儿的身影慢慢和另一个男孩儿的身影合在一起。


“是你……易烊千玺。”


他露出了浅浅的梨涡,


“姐姐。”






???卧槽我今天才知道我和某个大大好像有点撞梗的味道……都是警匪paro(?)还都有十二俩字……
缘,妙不可言……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以后孩子叫易炸装置这名字得多炸啊。”



儿子:“呜呜妈妈……”


我:“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儿子你爸爸他什么都会但是他就是不会起名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炸(一百个委屈)


大炸(笑)


我(爆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是希望自己能像货车一样装很多自己喜欢的东西,然后也能装下很多的你们。”

所以说喜欢易烊千玺永远都不是单恋啊。
不管是练了很久的后空翻,还是十一号入口,还是衣服上的鹤,又或者是糖人鹤,巧克力酱鹤,还有肥鹤logo。
都是双向的恋爱啊。
喜欢大佬真是太好了!!太甜了!!

【千我】做我的猫(一)



瞎写
写给自己的少女心









*做我的猫 想把你搂在怀里使坏*


三月的阳光穿过窗户洒到这间小屋子里,暖呼呼的,我躺在沙发上伸了一个懒腰。


我翻身面向沙发,闭上眼睛想要睡个午觉。


沙发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慢慢凹陷下去,一双手悄悄的环住了我。


他软软的头发贴着我的脖子蹭了蹭,双手也随之收紧。


“怎么啦?”


“你闭上眼睛转过来。”


“你抱得这么紧,我不太好翻身。”


“你就这么闭着眼睛转过来。”


“好。”


我刚翻过身,一个柔软的吻就落到了我的额头上。


睁开眼,就看到他梨涡浅浅,笑得像一个孩子。


“帅傻子。”


他笑着揉乱了我的头发。


我“哎呀”地嗔怪他,伸手去抚平被他揉乱的头发。


他趁着我没有防备就调皮地挠我的痒痒。


“噗哈哈哈哈哈!住手!”


“就不。”


“哈哈哈哈哈哈!易烊千玺!”


“嗯,我在。”


他停下捉弄我的双手,把我紧紧搂在怀里。


“媳妇儿。”


“嗯?”


“睡个午觉吧。”


“好。”








*做我的猫 喜欢你的可爱卖乖*


“千玺!”


“嗯?”


“你知道吗!家里有四个人喜欢你!”


“让我猜猜,是不是你,石榴,二十和海豹突击队队长?”


“不对!再猜!”


“嗯?”


他走过来抱住我,低头贴近我的耳朵。


“媳妇儿,我猜不到啊,告诉我吧?”


“是春天的我,夏天的我,秋天的我还有冬天的我呀!”


他轻笑了一声,反过来问我。


“那家里有一个人很喜欢你,你知道是谁吗?”


我蹲下身就从易烊千玺的怀抱里溜了出来,得意似的对他做了一个小小的鬼脸,然后站在他面前一边跳一边唱道


“是你,是你,一定是你~”


他走过来一把把我抱起。


“猜错了。”


“啊?”


“是每一天的我。”








*做我的猫 无意间让时间放慢*


易烊千玺最近在国外参加活动,我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没办法和他一起去国外,于是他每天晚上忙完都要和我打一会儿电话。


“喂~”


易烊千玺没有回应。


“喂?”


“……”


“喂喂喂?”


“……”


“千玺?”


“……”


电话那头传来他浅浅的笑声。


“您的小可爱即将挂电话。”


“别!”


“千玺,你刚刚为什么不说话啊?”


“我想多听一会儿你的声音。”


他的话把我周围的空气慢慢加温,害得我红了脸颊,还好,他看不到。可惜,他看不到。


“千玺,你那儿几点了?”


“凌晨三点半。”


“啊?那你还不睡觉啊,我这儿已经是中午了。”


“有时差,睡不着。”


“那我们聊会儿天吧!”


“好。”


易烊千玺听着手机里我喋喋不休地讲述着他不在的这些日子里都发生了什么,任凭咸咸的海风吹拂他的脸庞,勾出他的浅浅的梨涡。








*做我的猫 享受每分每秒*


易烊千玺曾经在某个采访里说,


“养了猫,我就更想待在家里了。”


没有人知道,他说的猫,也包括我。


五月清晨的阳光很暖,把躺在床上的人儿变得慵懒。


我尽量轻地想从易烊千玺的怀里溜出去,起床为他去准备早餐。


我好不容易溜出他的怀抱,身体还没站直就被他拉住了。


他一用力,我就又跌进了他的怀里。


“早啊,千玺。”


“早。”


他的手环上我的腰,撒娇似的蹭着我的脖子,细软的头发摩挲的我不禁偏了偏头。


“要起床了吗?”


“嗯,帮你去做早饭,想吃什么?”


“都好。”


我轻轻拍了拍他的手,他就松开了我。


我走到厕所去洗漱的时候,他也跟着我。


我站在镜子前看着我身后的他,头发乱乱的,眼里还有数不尽的困意。


真好,这样的他,只有我能看到。


他又抱着我,把下巴靠在我的肩膀上,他看着镜子里的我慢慢变红的脸,夺过我手里的牙刷,坏心眼的说,


“媳妇儿,我帮你刷牙好不好。”










*恨不得给你所有温柔*


最近易烊千玺宠三只小猫宠的有点儿过分,一天的时间大部分都陪了它们。


“哼。”


我看着在他怀里睡觉的猫儿,不开心的噘起了嘴。


他好像知道了什么似的,浅浅的梨涡挂在他的脸上。


“怎么啦?”


“哼!”


我尽量不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像在吃醋,只是盯着他怀里的猫。


他轻轻坐起身,确认没有把小猫吵醒。又盘起腿,拍了拍他的腿盘出的那块空,对我招了招手。


“坐。”


我毫不顾忌睡梦中的小猫,有些用力地坐到他的怀里。


“我们家小猫是怎么了呀?”


他抚摸着我的头发,就像是在安慰一只炸毛的小猫。


“哼。”


“好像不太开心啊。”


他的下巴枕在我的肩膀上,偏头亲了亲我的脸颊,又拿起我的手看了看。


“我们家小猫手指甲有点长了啊。”


我有些窘迫的想要收回手。


“帮你剪短吧。”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指甲刀,我有些疑惑。


“你怎么随身带指甲刀啊?”


他慢慢的剪,轻声笑了笑。


“我啊,蓄谋已久了呀。”









【千我】成名在望




五月天同名歌曲mv中千玺的形象
大概是流浪歌手x小迷妹的设定
就当是另一个世界的火羊宝吧
基本走的是mv剧情有小小改动
还有就是强行把女主加进去
应该不是很长(吧)


【一】


有一个男孩儿,瘦小的身影孤独地坐在角落,手里抱着那一把名为梦想的吉他一个人演奏着,没有人倾听他、没有人支持他。


他从小没有接受过音乐方面的培养又或者是熏陶,因为他的父亲不允许,他的父亲是一个工人,觉得音乐不过是条没有出路无尽而漆黑的隧道。他那好看而修长的手指在父亲的眼里不过只是毫无用处的摆设。


我是他的邻居,托我们小区隔音不好的福,我一直倾听着他弹奏那把吉他。从笨拙地挑动琴弦到能够弹奏出一曲又一曲扣人心弦的音乐,我都在那儿倾听着他的成长,并且深陷其中。只是他永远都不会知道,隔着墙的另一边是一个从来都没有见过他,但是却被他的吉他声给深深吸引的人。


今天他也弹奏着音乐,依旧动人,只不过是我不曾听过的曲子。


门突然嘭的一下被踢开,音乐声也在一瞬间戛然而止。男孩儿受到惊吓猛的站了起来,他和他的父亲对视着。男人的脸上有着遏制不住的怒气,他指着抱着吉他的男孩儿,大声呵斥,“你!又在搞这些有的没的!音乐的东西能让你吃好饭吗!你什么时候才能清醒!”


“不孝子!”男人用力一脚就把瘦小的男孩儿踢倒在地,他奋力撕下男孩儿贴在墙壁上的海报,一张又一张,那都是男孩儿喜欢的乐队和他遥不可及的梦想。


“爸!你干嘛!住手啊!”男孩儿不顾自己摔疼的身体,立刻站起来挡住男人撕海报的手。


“臭小子!”男人抬手就在男孩儿的脸上留下了一个鲜红的掌印,“你一天天的搞音乐,这种东西有什么用处!”


“好了好了!不要打孩子!不要吵了!”男孩的母亲出声制止,她站在两个人的中间想要减轻这份火药味儿,嘴里不停喊着不要吵了。


可一旦被点着的导火线又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被熄灭,男人顾不得十几年的夫妻情谊,居然还责怪起女人没有把孩子教好。


“不要吵架了!”男孩儿歇斯底里的喊着,他站在原地有一会儿,然后似乎是做下了什么决定般地带着他的吉他夺门而出。


离开吧,快离开吧!


“儿子!你去哪儿!不要走!”女人带着可怜的哭腔想要阻止男孩儿逃离的步伐,只可惜事实没能如她所愿,男孩儿离开家门的时候只有风在他的耳边沙沙作响。


我从墙的另一边听了个大概,不知道为什么我没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我也冲出了门外,用尽自己毕生的力气去追赶那个白色的身影。


追上吧,快追上吧!


不知道追了多久,他终于在某一个街角停下了脚步。我至少经历了不止一次的脱力感但我都没有晕倒,也不知道是什么支持着我一定要去追上他。


“你……哈啊……等一……下……”我快步走到他面前,费力展开双手做出一个拦住他的姿势,然后就开始喘气。


他有些疑惑,歪向一边的头和紧锁的眉都好像在告诉我,他在回忆有没有在哪里见过我。


“我…我是你的邻居,就住你家楼下,你可能没有见过我。”我清了清嗓子,尽量露出自己最和善的笑容,“你……有地方住吗,不介意的话可以住我……咳咳……”


他愣了一下,耳根迅速蹿红,“我我我我…我不能和你住!”


“?”我也愣了一下,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在原地支支吾吾半天才重新组织完语言。“不…不是的!我是说我认识一个朋友,虽然是修车的,但是如果你没地方住的话,可以去他那里住一段日子,他是个很好的人!”我从衣服口袋里摸索出一张有些被我揉皱的卡片,我不好意思的展开,好好抚平之后才敢递到他面前。


“呃呵……有点皱,因为是个不太靠谱的朋友,不过人很好!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去找他。”


他接过我递出去的卡片,仔细看了看,又咬了一会儿嘴唇才露出浅浅的梨涡,“谢谢。”


“不用。”






【二】


白色的车被高高吊起,一身蓝色工人装的男孩挽起袖子,手里握着一把螺丝刀,机油像个淘气的孩子一样在他的脸上留下淡淡的痕迹。


“千玺。”我喊了他一声,他就转头看向我,我抬手晃了晃手里拎着的袋子,然后向他微微地笑了一下,“给你带了吃的。”


“嗯,谢谢,我先去洗手。”他把工具收好,走到小矮桌旁边,为我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都清理掉腾出位置,又把挽起的袖子放下来从旁边抽了一把椅子用袖子擦了擦,才抬头看我,对我说了声,“坐吧。”


我把食物从袋子里面取出来,摆在桌子上用手隔着包装盒摸了摸,有点凉了,估计是路上耽搁了太久。我把千玺喝水的水杯擦干净,又从保温杯里倒了一些进去,不太明显的白雾慢慢的从杯子里升起来。还好,水还是温的。


他从厕所出来甩了甩滴着水的双手,毫不介意地擦在他衣服的两侧。他走过来坐到我面前,倒是没有先开始吃饭,反而是盯着我。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我迷茫地用手擦了擦脸,见他微微摇头才停下来问他,“那你怎么盯着我,是饭不合你心意吗?”


“不是。”他拿起筷子夹了一些菜送到嘴里,嚼完咽下才开口说话,“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


“呃……因为我是你的邻居啊。”


“我们家隔壁王叔叔也不见有这么关心我,我和他们家儿子王俊凯都是很久的朋友了。”


“嗯……因为我比较闲吧。”


“那我们家楼上王叔叔的媳妇也不见有这么关心我,她明明是一个全职太太。”


“全职太太也很忙的吧,要打扫房间照顾孩子什么的。”


“……他们家王源儿确实挺闹腾的。”


“对嘛!综上所述我是个大闲人嘛!没老公没孩子!无牵无挂!所以才来管你啦!”


“……”


他沉默着吃了几口菜就再也没有动过筷子,空气中弥漫着的沉闷像是一双无形的手一样掐住我的脖子让我喘不过气。


易烊千玺突然抬头看我,我也正好在看他,他咬了好几下嘴唇才舍得打破这沉静。


“那……如果你有了牵挂,是不是就不会管我了。”


“我……”我下意识地想否定,但是转念一想易烊千玺可能实际上在暗示我不要再管他了吧,我低下头把衣服的下摆都捏得皱巴巴得才回了声,“嗯。”


“……”


他猛地站了起来,椅子因为他突然的举动向后倒去并发出撞到地面的巨响,我被这声音吓了一跳,抬头就对上了易烊千玺的双眼,星辰不再,暗淡无光。


“那你一开始就不该来管我。”


“……对不起。”


我看着他渐渐缩小的背影却再没有能像一开始那样鼓起勇气去追上他。


我收拾了一下他吃剩的饭菜,一个人在坐了很久,直到我的朋友在外面鬼混完看见我像个木头一样坐在桌子前面,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才收回我不知道飘到哪里去的神。


“干嘛呢?”


“没事。”我四处看了看都不见易烊千玺的身影,“你见到千玺了吗?”


“没啊,咋了?”


“我好像惹他生气了。”


“你行啊你!我记得那小子脾气可好了啊!反正我没怎么见他生气过,你是真的牛逼,咋搞的啊?”


“我不知道……”我几乎快要把自己的头发揪下来,“我不知道……”


“不管咋样,他要是生气了你先道歉总没错。”


“嗯,我想在这里等他回来。”


“你不有他电话吗?咋不打给他?”


“我想亲口跟他说。”


“那成,你没吃晚饭吧?我出去买,你想吃啥?”


“都行。”


“抄手行不?”


“嗯,你记得给千玺买一点儿,他出去的时候没带钱,回来应该没吃东西。”


“成吧。”


只不过我等到大概快十点千玺都没有回来,我的朋友搓了搓他有些变冷的手,“有点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回家多危险啊!快回去吧,趁着还有车。”


我摇头,“我想等他回来。”


“你这人啥时候变得这么轴了?我让你早点回家我还能还害你不成?”


“我……”


“行了行了,他回来我立马给你打电话。”


“嗯,你记得等他回来帮他热一下抄手,提醒他别不吃饭,对胃不好。”


“行行行,你可快回家吧,别瞎操心了啊,我看着他呢。”


“嗯。”


我走出门的时候差不多正好十点,门外也没有千玺的身影,只有偶尔开过的一两辆汽车和不太明亮的路灯。


我忍不住给易烊千玺发了好几条短信。


【千玺,你在哪儿?】


【我已经从店里离开了,快回去吧,外面天冷。】


【我让波波给你买了抄手,回去记得吃,不要加辣酱,晚上吃辣的对胃不好。】


夏天的夜晚还是有点冷,我吸了吸鼻子,把手机放回口袋里,一个人走回了家。








【千我】十二



【三】朋友



【一阵风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他胸口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濡湿,温热的血液透过衣服扩散到他的皮肤上,居然还有些滚烫。


“嘶……真是……好疼啊。”


我有些支持不住,左手半只手臂曲着撑在一阵风的耳边的地板上,嘴里倒吸着凉气,头发也散落下来,被血黏成一块一块的蓬乱的头发贴着脸颊让我看起来狼狈不堪。


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地给他挡了这一枪?偏偏还射中的是右手肩旁,该死的,自己该会有好一阵子不能好好活动了吧。


“你……”他开口想说什么,就被一旁的壮汉给打断了。


“嗬~原来还有一个没死的,自己送上门来了。”壮汉放肆地笑了几声,手指也扣上了扳机。


“砰——”


这次是换壮汉的脸上展露出不可置信了,他想用最后的力气来扣动扳机想把一阵风杀死,可惜,从一阵风的手枪里射出的子弹就那么不偏不倚的打进了壮汉的胸口,所以不论壮汉再怎么想就扣动扳机他都只觉得力不从心。


随着壮汉倒地,一阵风全然不顾我为他挡了一枪的情面,毫不客气的把我从他身上赶了下去。


“喂!你这……!我好歹帮你挡了一枪啊!”我一下子没了支撑,滚落到地上,伤口也随之牵动流出鲜血。


“那你想一辈子躺在地上吗,”他靠近我,撕拉一下就把我上衣的袖子撕了一条下来,蹲下身把布条绑在我的肩膀上,然后又看向我的眼睛,也许有那么一丝丝的担忧吧,“我扶你去看医生。”


“你干嘛撕我的衣服!你就不能撕你自己的!”我刚想抬手去打他就被他捉住了手臂,他调整了一下我的位置,又把布条绑得更紧了。


“别动。”


“啊!疼!…………呀!”


身体一下子的失重感把我吓了一跳,我以为一阵风只会把我从地上扶起来,最多也就搀扶着我去医院,而且他刚刚对我说的也是“扶你去看医生”。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居然用公主抱的姿势把我抱起来了。


说实话,如果不是我的伤口被压在了我和他的身体之间的话,我可能就爱上他了。


“啊啊!你大爷啊啊啊!!!压到我伤口啊啊啊!”


一阵风抱着我上了一辆红色的跑车,他打开车门直接就把我丢进了后座。我一下子被丢得找不着北,好不容易缓过来的时候发现一阵风已经开车行了有一段距离了,只不过他一直在往偏僻的地方行驶。


“喂喂喂,你开我去哪儿?难道……难道……”我煞有介事地用双手捂在胸前,“难道想图谋不轨!?”


车突然就停了下来,我以为我要因为惯性和钢板似的地板来个亲密接触,结果我却撞进了铺满靠枕的地板上。


嗯?这些靠枕,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还能开玩笑就是没事了,你就在这里下车吧。”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荒无人烟,只有明暗不清的路灯照亮着好似无尽的公路。开玩笑!我怎么可能在这里下车!


“啊!我的伤口好像裂开了!”


“请你下车。”


“哎呀!我的伤口好像又流血了!”


“你下车。”


“呜……负心汉……亏我还为你挡了一枪……好痛啊……”


“……”


仿佛是不想和我多做纠缠,一阵风又重新开动了车。


晦暗不明的路灯没能把一阵风微微勾起的嘴角刻画到我的眼睛里,但在重新开动的车声里我好像听到了一阵风若有若无的轻笑。】


“咔!大家幸苦了!”导演今天难得穿着正装,他从导演椅上站起来,向远方刚下车的我和易烊千玺招了招手,示意我们过去。


易烊千玺走得很快,可能是腿长优势吧,我迈着小短腿跟在他后面不多久就被拉开了距离。


“我以后几天有事情要办,今天休息完了明天一早开始就要拍完后五天的戏,具体时间和镜头我到时候微信发给你们,明天开始幸苦你们俩了。”


“好,您也辛苦了。”


一个有些胖胖的男人拿着一件外套走向易烊千玺,他帮易烊千玺穿好之后又从帮他把水杯打开,白色的雾气在昏暗的灯光下被照成暖暖的橘黄。


“阿嚏!”我禁不住晚上有些寒凉的风,打了一个小小的喷嚏。我揉了揉鼻子,一件外套就递到了我的面前。顺着手臂往上看,我就对上了易烊千玺闪烁着粼粼波光的双眸。


“天儿冷,你穿着吧,不然一会儿得感冒了。”


我怔住了,接过外套手机在半空一时间不知道该穿上还是不该穿,半张着嘴不知道该道谢还是该道歉。


他见我很久没有动作,低下头甩了甩刘海,轻声咳了咳,才不确定地开口,“你……是介意我穿过吗?”


“!!?不不不!我当然不介意!!”


我麻溜地穿上外套,为了表现出自己的完全不介意还企图把拉链拉到最上面,只不过我没控制住力道一不小心拉得太快,拉链夹到了我的下巴肉。


“嗷!好痛!”


易烊千玺忍不住笑了出来,我的脸立刻就红了,我羞愧地把脸埋进手心里,含糊不清的对他说了声,


“谢谢。”


我和以往一样跟其他的工作人员一起收拾好器材就准备下班,等我走的时候剧组里也已经没有剩下多少个人了。


拍摄地点离我的家有相当的距离,不过好在有一辆公交车是直通我家和拍摄地点的。


可能是末班车的关系,车上没有多少人,有的人靠着窗户进了沉沉的梦乡,而有的人开着笔记本电脑好像还在忙碌着什么,一脸的愁容。


静下来坐着,我才闻到易烊千玺的外套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很让人安心,它随着公交车摇摇晃晃的频率一下又一下地安抚着我的疲劳。


外套对我我来说算是很大了,本来在易烊千玺的身上也不过正好遮住他的屁股,而换做是我穿外套已经快到碰到我的膝盖。


我的脑子里突然就跳出女友穿男友衬衫的画面,洁白的衬衫在娇小的女友身上也是正好在在膝盖上方一点点儿。


我在想什么呀。


我用力地甩了甩头又用双手拍打我的脸颊,心里还不停地重复“别做梦了,别做梦了。”


公交车里白色的灯光和窗外橘色的路灯混合在一起,把我脸上不自觉的微笑刻画在玻璃上,与夜色合为一体。



非常喜欢千玺唱的理想三旬,可能唱的确实像评论里说的没有那么好,但是不管怎么样还是请允许我很痴汉的说一句:简直就像是千玺在自己身边唱歌一样啊!
录音条件能让我戴上耳机能听到千式苏音,偶尔唱错一两句的停顿、偶尔一两辆车开过按着喇叭发出嘀嘀的声音,千玺用脚或者是手打着节拍,咚咚地一下又一下,脑子里就浮现出他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仰着头唱歌的样子,再加上夕阳点缀他精致的侧脸。
妈耶!少女心爆棚!
我永远喜欢易烊千玺(抹泪)

我更新的特别慢,基本上是更新给自己看的吧,因为没办法很好的拿捏住千玺在同人文里的性格,总是会写崩。
所以如果关注的话基本可以把我当成偶尔诈尸的尸体了。
大概三天会更新一次,勤快的话一天就能更新一次。
这篇十二我打算只写十二章也算是呼应标题吧。
虽然没什么人看啦(。)


高估自己了_(:з」∠)_其实是周更_(:з」∠)_

(来自几周以后的自己_(:з」∠)_